主页 > 刘伯温6335开奖现场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京津防沙林遭铁矿蚕食 村民状告当地政府不作为

发布日期:2022-07-04 04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隆化韩麻营镇一村民从两山之间的顺达矿业尾矿库走过。当地多个铁矿正在蚕食山林。(记者 吕宗恕 摄来源:新京报)

  受矿石价格上扬影响,距北京直线家铁矿企业正开足马力开采铁矿。这些矿正处京津风沙源工程保护区内。一边是每年两千多万元国债用于风沙源治理,另一边是成片山林、耕地被尾矿淹没。

  当地政府招商引资,招进铁矿项目创造近半县财政收入。目前为解决铁矿占地、毁林事件,当地已成立工作组,全面清查占地毁林并寻求解决之道。

  7月11日下午5点,又一阵急促警笛声把午睡中的李坤松惊醒。“要放炮了!”不敢再犹豫,他抱起两岁的孩子夺门而出。

  “生怕房子被震垮”,李坤松说,警报来自小乌苏沟村东边的矿山上。这样的开山炮声,在河北省隆化县韩麻营镇已响了多年。

  全镇23家铁矿地处京津风沙源工程项目区内,经数年炸山开矿,已有大片山林被毁。而这些山林,是国家每年投入至少两千万国债资金进行维护的。

  铁粉价格成倍翻番,刺激了隆化县所有铁矿企业的产能。高产过后的尾矿砂随之增多,占用林地现象不鲜见。

  “我们的村子正被矿区包围。”村委委员李坤松指着两山之间的顺达矿业尾矿库说,库坝随着矿砂堆积,逐渐在扩大规模。

  顺达矿区坐落在小乌苏沟村一组北侧多座被揭了顶的山头之间。目前,该公司尾矿库坝已高达百米。

  因岩石含铁,韩麻营镇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成了铁矿企业的首选之地。2000年前后,当地政府招商引资,引进铁矿项目。顺达矿业正是那个时期,进入该镇的。

  由于矿石翻番涨价,顺达矿业增资扩产。去年,其年产能已相当于其他22家矿业总和。

 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取的资料显示,顺达矿业公司的采矿许可证(证号6)已于2006年11月到期。

  该县国土资源局矿管股股长肖树明告诉记者,全县只有10个铁矿有采矿许可证,有的正在办理许可证延期。

  “隆化县现存铁矿多为贫矿。”肖树明说,尽管如此,铁矿企业热情依然高涨,投资越来越大,其中最大的顺达矿业合资扩股后,先后投入已超过两亿元,还新上了磷选项目。

  每吨铁粉的出厂价,从200元涨到600-700元,最大程度刺激了隆化县所有铁矿企业的产能。高产过后的尾矿砂随之增多,也需更大场地堆积。于是,铁矿企业占用附近村民林地的现象也不鲜见。

  一位熟悉全县矿业分布情况的当地人士说,按照每家铁矿占地500亩估算,该镇23家至少占地超过10000亩,其中大多数都是违法用地。

  隆化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付雨时介绍,村民反映铁矿违法占地的现象确实存在,少批多用,甚至还存在没有手续就用地的违法情况,在现有23家铁矿企业中比例不小。

  站在韩麻营镇龙王庙村对面的山顶,记者看到对面群山间依次坐落着四家矿业公司。连绵山顶被揭开,露出黑色或黄色的岩石、泥土。

  山脚一处铁矿,九辆大型挖掘机正在开山破石,碎石经载重卡车送至附近的选矿厂提炼铁精粉。

  顺达尾矿库右侧有一条山路,9根口径不一的排水管依次架设在坝顶上,其中有四根正在排放着褐色污水。现场工人告诉记者,污水里含有尾矿砂,经沉淀后,水经回水管线抽回选矿车间继续使用。

  李坤松把黄土堆积起来的大坝比喻成悬在头顶上的一个炸药包,“只要遇上山洪,就有垮坝的危险”。

  一周前,距顺达矿业3000米的大昌铁矿发生了意外。因回水管道坍塌,大量尾矿砂随废水冲下尾矿库,淹没了大量玉米地。

  事发后,曾有领导下令要把污水拦截在韩麻营镇,不得流到承德市内。曾目睹透水情景的村民说,滚滚混水伴着尾矿砂,当时污染了20公里长的河流,到现在还污水不止。据称,污水可能已流入滦河。

  与小乌苏沟村仅隔一道山梁的大乌苏沟村,他们的房屋因铁矿开山放炮而受损严重。

  “只要放炮开矿,房子和抖筛子没两样。”村民说,去年数次开山炮响后,该村50余户村民家房屋受损。

  村民孙翔祥的房子屋檐、楼板、墙体等多次开裂。其中有多户村民家的屋顶因矿山炸石垮塌,至今申诉无果。

  在村民们的印象中,自顺达铁矿进入小乌苏沟后,以前在每家每户都能见到的燕子不知去向,就连乌鸦、喜鹊也很少觅见。

  当地曾要求村民不能砍树,也不能在林地放牧,否则抓住罚款。但矿业进来后就不一样了,大批树木被砍倒。

  其地势高出北京近1000米,距京直线公里。当地人士这样描述隆化在防沙固沙方面起的关键作用———只要隆化扬沙,北京注定接土。

  在韩麻营镇去隆化县城的路边,一块由承德市防沙办设立的告示牌碑———“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:馒头山小流域水利项目区”。

  隆化境内,到处可见这种的公示牌。该县林业局建管中心防沙办有关人士说,整个隆化乃至承德,都是京津风沙源工程项目区。

  据了解,京津风沙源工程10年计划总投资558.65亿元。仅在隆化县,每年投入两千多万元。

  目前防沙效果日渐明显, 该县一份治沙纪实中提到:“许多昔日的荒山秃岭呈现出‘山顶植树戴帽子,山坡种草披褂子,山腰梯田系带子,山下大棚围裙子,沟底筑坝穿靴子’的喜人画面。”

  但事实上,铁矿正在侵害京津防沙工程。仅以韩麻营镇为例,记者发现,该镇北山区植被不如南部山区,但南部群山中有大量铁矿正在炸山毁林。

  顺达尾矿库左右两边山头上,长有松树、桦树、杏树等不同树种。受尾矿砂不断淤积影响,右侧成林松树被淹没。

  在一条刚修成不久的盘山路的路基下,至少有一百棵直径超过20厘米的松树被连根拔起。

  村民李坤松说,这些还是幼苗时,村里就说不能砍,也不能放牧,否则抓住罚款。不过,矿业进来后就不一样了,大批树木被砍倒。

  7月8日,记者在顺达矿业尾矿库上游看到,一条正在铺设中水泥管道已延伸至半山腰处。该公司副总孙喜庆告诉记者,按照设计规划,尾矿库将增高至海拔930米。这也意味着上面还有更多的山林将被矿砂淹没。

  小乌苏沟村民代表李坤松等人出具的一份书面材料称,仅顺达公司在建厂、修路、建尾矿库期间毁坏耕地100多亩,其中退耕还林地20多亩,林地50多亩。砍伐松树一万多棵,其他树木五千多棵。

  该材料还说,上述行为并没有召开村民会议,也没有取得林地承包人的同意,就建起尾矿坝,致使一千多亩林地和几十万棵树木被困其中,将来全部淹没。

  村委委员李坤松说,到目前为止,顺达矿业尾矿库占用本组责任山、自留山至少超过400亩。

  记者从当地林业部门了解到,这些被毁山林早在2002年前后就属于京津风沙源工程治理范围,当年曾投入大量人力、财力,人工造林面积超过3000亩。按照工程规划,项目治理过后到2010年都属于管护期,禁止滥采滥伐的。

  “就这样一项国债重大工程,在隆化正被蚕食。侵占的山林不断增多,一天比一天严重。”该县建管中心一人士对此担心,如再不制止,工程可能前功尽弃,直接影响北京。

  近日,该县成立工作组对铁矿占用山林、耕地情况进行摸查,表示不能因纳税多就漠视存在的问题。

  专门从事矿业管理、服务的韩麻营镇矿业服务站站长罗树清说,23家铁矿企业仅2006年纳税就达1.5个亿,占全县的46%。今年呈继续增长趋势。

  因在纳税方面有突出贡献,铁矿给部门管理也带来难度,甚至屡现违规占地、毁林等事情。对此,付雨时面露难色,“为了引来铁矿,政府也投入很大。”

  由于村民们的不断反映,7月6日,隆化县就韩麻营镇铁矿问题专门召开常委会议,并成立工作组。

  参加常委会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付雨时记得,分管农业的副县长王胜军对铁矿存在的诸多问题给与严厉批评,并要求立即纠正。

  王在会上说,“村民们反映的属实,县里非常重视。从目前了解的基本情况看,少批多占、没有手续就开铁矿的情况的确不少,占用大量山林、耕地。”王要求国土、林业、林管、公安等部门迅速介入,争取最长一个月时间摸清所有情况。

  付还转述王胜军的话说,这次县里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决心很大,不能因为铁矿纳税多就有问题也不管,该立案的要迅速立案,该处理的一定处理到位。

  付雨时说,隆化已开始反思,不能继续坚持一矿独秀,要发展多种经济,形成多个经济增长点。另外,占地涉及防沙林,一些敏感问题也会接踵而至,到时的政府也逃脱不了干系。“现在的政府领导已意识到问题,正在酝酿新的解决方案。”

  隆化县林业局副局长、副总工程师郭山明说,因发展铁矿引出的征地等问题自然不可回避,需合法引导。比如采取A地占用,B地补偿或提交土地复垦费等办法,都是可操作的,也是政策允许的。

  据了解,除铁矿外,隆化的其他支柱产业也在发展壮大中。但要使其彻底顶替铁矿在当地财政纳税重要位置,短期内显然不可能。

  7月21日下午,记者致电隆化县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王成军得知,有关铁矿调查的结果尚未出来。

  7月12日,李坤松等七名村民代表以行政不作为,将承德市国土资源局、隆化县国土资源局、隆化县森林公安局、韩麻营镇政府、小乌苏沟村委会等告上了法院,请求立即采取行政措施制止第三方顺达公司非法侵占土地、非法毁坏林木行为,依职权责令该公司恢复侵占土地地貌,以保护原告合法权益免受侵害。